两个龙傲天看对眼后,宇宙为之颤抖!——唯心自由

作者:唯心自由

文案

【外星人入侵地球,碰到两个龙傲天,外星人哭了】

地球灵气复苏,外星人即将入侵,人类危在旦夕却不自知。

小人物梭子祄,为了保命,努力自救,没有外挂就制造外挂,一不小心带着地球飞起。

【防雷:真·龙傲天x2,挂超大】

【防雷:自攻自受,1V1强强互宠】

*****************

内容标签: 强强 末世 星际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梭子祄,祄祄 ┃ 配角:晋江,白月,陌上星州 ┃ 其它:异能,升级流,穿越时空,随身空间,自攻自受

第1章 遇袭

周末傍晚,江市沿江公园音乐喷泉广场,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梭子祄避开热闹的人群,从边上绕过,想着晚上直播做什么鱼好。

他早上买了两条鱼养着,一条乌鱼,一条胖头鱼。

红烧?清蒸?还是做酸菜鱼、剁椒鱼头、水煮鱼?

【前方……十米处……】

突然冒出的声音,让梭子祄本能的抬头朝前看去。

前面有几个稀稀拉拉的路人,但是没有一个是在十米左右,于是他把视线投向了道路两边的绿化带。

左侧是一片低矮的观赏花,没有任何发现。

右边种了一大片海芋,宽厚的叶片层层叠叠,把下方挡得严严实实。除非扒开叶子,否则还真瞧不见什么。夕阳斜照在海芋上,碧绿的叶子显得越发生机盎然。

梭子祄疑惑的眨眨眼,他好像看到叶子下面,有光芒一闪而过。

海芋丛似乎感应到他的关注,叶子微微晃动。

刚刚有风吗?

“呼——”

耳旁清风拂过,带起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原来真有风。

梭子祄放松了下来:哪有那么神奇,果然是我想多了。

脑海中的声音第一次出现,是在一年前。只冒出了几个字,就没了声响。一个多月前,又突然冒出几个字,但是对他的问话没有任何反应,而且他也从来没听清过一句完整的话。

他为此特意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精神压力太大,产生幻听,让他多出门放松自己。这不,都让他培养出了每天下午散步的习惯。

虽然不在意脑海中的声音,但他还是暂时改变靠右的习惯,贴着左侧行走。虽然99.99%的可能,是他过渡紧张,但也要以防万一嘛。

而且医生也说了,他精神过渡紧张,已经有轻微被害妄想症,让他多做一些能增加自己安全感的事情。

越走越近,梭子祄突然头皮发麻,感觉自己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盯上了。奇怪,我就一个普通人,难道还真碰上灵异事件?

不管心里如何否定自己的猜测,也不妨碍他快速绕过那片海芋丛。甚至还不放心的又向前跑出十来米,才放慢脚步。

就在梭子祄放慢脚步的那一刻,一道黑影从海芋丛中蹿出,追着梭子祄的方向飞奔过来。

“哎呦——”

“谁啊——”

“你——”

“不长眼的家伙——”

身后路人发出惊呼声、咒骂声。

本就关注着身后,一直没放松警惕的梭子祄,闻声拔腿就跑!

直到骚乱声越来越远,似乎并没有人追自己,他才停下脚步,躲到一颗绿化树后面,探头张望。

这一看顿时乐了:哎呦,又有脑残头罩黑丝袜手持西瓜刀寻衅滋事。

只见远处人群让出了一块空地,中间站着个黑衣人。黑衣人很是嚣张的晃动手里的刀,吓得想找他理论的路人都闭了嘴。毕竟人家手里有刀,又长又锋利,闪着寒光,一看就不是好人。如果惹怒了他,说不定就给你肚子一刀。偏又蒙着脸,就是报警也很难抓到人!

这一年来,网上的热搜里,经常出现这样无法无天的犯罪分子。政府呼吁大家远离危险分子,保护好自己的人生安全。

梭子祄还在乐呵,突然跟黑衣人视线对上,脸上的笑顿时被冻住了。

他心虚的准备转身离开,却注意到到黑衣人正向着自己的方向跑过来。看向自己的眼神,凶恶无比,似要把他劈成两半。

‘是不是我刚刚的嘲笑声,惹怒了那家伙?’

‘如果我现在逃跑,他会放过我吗?’

‘会不会我一转身,他就把刀扔出来,把我扎个透心凉?’

脑海中无数念头闪过,现实不过0.1秒,梭子祄就做下决定。

他往后退了两步,和树干保持了一米多的距离,以免黑衣人隔着树,拿刀扎自己。又借着树干遮挡黑衣人的视线,防止黑衣人拿西瓜刀当飞刀射他。

同时,他调整了下背包的位置,方便随时取下。

两人间距离越来越近,终于近到视线再次相遇。

黑衣人看到梭子祄似乎被吓傻了,一动不动,甚至没有任何防备的瞪大眼看他,顿时露出轻蔑残忍的笑,抬刀向着梭子祄胸口直刺而去。

梭子祄终于动了,他早有准备,在黑衣人提刀刺来的那一刹那,借住树干遮挡,及时侧身避开。背包从肩膀上滑下,带子落入手中,双手紧抓,用力往扑空后惯性前冲的黑衣人背部砸去。

背包以泰山压顶之势狠狠砸中黑衣人,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黑衣人脸上的笑意来不及褪去,就受到重击,发出一声闷哼。紧接着惊恐的看着地面急速接近,本能闭上双眼,两手前伸。

最先碰到路面的是黑衣人手里的刀,刀尖碰到路面,发出刺耳的蜂鸣,接着咔嚓一声,断成两截,被黑衣人重重压在身下!

“啊——啊——”

黑衣人发出惨叫,猛翻过身体,蜷缩着,满地打滚、哀嚎。

他头上的黑色丝袜被鲜血浸透,磨出了很多孔,露出血肉模糊的一片。大概是撞击太过剧烈,鼻子有些歪。

他的双臂以古怪的角度歪折着,应该是在倒向地面时发生撞击,瞬间断裂。又被断刃划伤,血流不止。

对方模样实在太过凄惨,让人不忍直视。

梭子祄举着包,本来准备再次砸下,这会只能悻悻放下。

虽然在家练习过无数次用背包砸人,并且习惯性往背包里放重物。但今天还是第一次实践,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梭子祄决定尽量远离这个黑衣人。不过他根本走不远,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

“哇——!!!”

全程围观的酱油党,发出惊叹。

从黑衣人追上梭子祄,到黑衣人倒地惨叫,不过是两三秒的时间。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酱油党看梭子祄的眼神,火辣火辣,同时不忘拿出手机。

梭子祄忙压低了头上的鸭舌帽,尽量挡住大半张脸。

酱油党没想到竟然慢了一步,有些失望,马上又燃起斗志,嬉皮笑脸的跟梭子祄打商量:“哥们,露个脸呗,我们送你上热搜!”

真是谢谢,但我不需要。

梭子祄他敢发誓,现在他随便说一句话,都能给这次事件再添一把火。他对上热门没兴趣,更不想送自己上头条。

虽然不混娱乐圈,但也算半个公众人物,闹出打人致残的新闻,他发展还算良好的事业,可能就此结束。

之前看围观党拿手机,他还以为至少会有一个人打电话报警,或喊救护车,结果全是看热闹的!只好自己打120和110。

梭子祄不理人,围观党依然热情不减。发朋友圈、发抖音、发微博。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满脸潮红,手里忙个不停,比忙自己的人生大事还积极。

“让我们一起送‘鸭舌帽小哥’上热搜!”

梭子祄郁闷的想吐血,幸好他忍住了。

围观党顶多让梭子祄郁闷,这会他更在意自己的安全问题。因为围观者留下的空间太小,让他无法远离袭击者,他担心袭击者会再次暴起伤人。

要知道,断刃还在黑衣人身上,虽然是被插在血肉中,但那也是武器啊。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把黑衣人身上的刀拔·出·来,只能尽量防备着。

梭子祄一边想着,一边故作随意的把背包抱在胸前,始终戒备着地上的那个危险分子。一旦对方暴起,他还能用背包当盾牌挡一下。然后,再给对方狠狠一下。

“唔……”

地上的男人惨叫声越来越弱,变成了微弱的呻·吟,同时也慢慢伸开了蜷缩的身体。他似乎缓过了劲,挣扎着想爬起来。

但是他的两手骨折,无法支撑身体坐起,又摔了回去。不断有血从他身上流出,在路面扩散开来。

惨,太惨了!

梭子祄猫哭耗子,假惺惺的感叹。

他一点都不同情对方,之前砸人的那一下,就用了全力,手到现在还麻。至于那个家伙是否会被打成重伤,打的时候,他根本没考虑。

拼命的时候,担心敌人受伤,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虽然自己嘲笑别人的穿着也不对,但对方拿刀捅人,更加可恶吧。之前他要是没躲开,这会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也许尸体都凉了。

“这人活该,竟然拿刀威胁我们!”

“不过也太惨了,会不会下手太重。”

“这个小哥,力气真大啊!”

被指指点点,当猴子围观,梭子祄非常烦躁。他想早点离开,但救护车和警车一直不来。每次他以为过了很久,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才过了一分多钟。

时间一点点走着,围观党不但没散开,反而引来了更多路人。越来越多的人被酱油党科普,并且顺利加入酱油党,里三层外三层,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以前只能网上看热闹,终于亲自围观了一次现场。”

“听说拿刀的人,头上也套着黑丝袜。”

“最近流行黑丝袜罩头吗?”

“政府早发布禁令,禁止戴头罩上街。”

“那小哥好厉害,一下就把人打趴了。”

“丝袜男真惨,自己扎了自己一刀”

“那血流了一地,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等到救护车。”

……

马路被围观党堵了,众司机怨声载道,无奈之下也加入围观。但是围观的人太多了,外围什么也看不到。

有的人发现看不到热闹,就走了。还有的不甘心,想办法往里面挤。

有司机灵光一闪,爬到自家车顶,居高临下,俯视人群。总算看到了被围在中间,一站一躺两个事件中心人物,瞬间感到无比满足,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众司机为他的机智点了个赞,纷纷效仿。

在梭子祄急切的期盼中,救护车总算到了,却被堵在后面进不来。司机们这下不敢再看热闹,反正已经拍到短视频,赶忙溜了。

围观党也让出过道,让救护车开到了黑衣人附近的路口。车上下来几个人,很快给黑衣人做了紧急包扎止血。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对着人群喊:“哪个打的电话,把费用结下。”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因为剧情铺垫,会有点点烧脑,

看到第八章 ,就好了。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还是觉得看不下去,

弃文请不要告诉我,

玻璃心作者,易碎,请轻放。

第2章 陌上星州

围观党齐齐把视线投向梭子祄,梭子祄郁闷:“是我打的。打120的费用不是他出?”

说着,他指了指已经被抬上担架的黑衣人。

“病人昏迷中,按规定,出车费需要你先付。”

众目睽睽之下,梭子祄不想跟人因一百元起争执,就算不情愿,还是掏了钱。

拿了钱,救护车迅速离开了现场。

救护车刚走,警车就到,梭子祄还在为刚刚掏100元救仇人的事懊恼,这会看到警官,心里抵触情绪更甚。

可能是察觉到梭子祄的抵触,找他调查的警官,换成了娃娃脸。

娃娃脸看起来刚成年,很爱笑,一笑就露出两个酒窝:“你好,我叫陌上星州。”

对方主动自我介绍,跟想象中,被几个警官围着审问的情况,完全不同。

这让梭子祄很意外,倒是对娃娃脸的态度,好了一些:“你好,我叫梭子祄。”

“陌上这个姓是不是很少见,每次别人听到我名字,都很惊讶。”陌上星州显然对自己的姓氏很得意。

梭子祄拒绝回答,沉默以对。

发觉梭子祄真的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陌上星州也不尴尬,继续找他聊天:“我二十四,你多大了?毕业了吗?”

“二十,高中毕业,没上过大学。”

“哇,你竟然比我小,看起来我们一样大啊。”陌上星州惊呼。

梭子祄再次黑脸,不要说的好像他显老,明明是陌上星州这家伙装嫩。

“小弟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不要叫我小弟弟!你可以叫我名字。”

“好吧,那我就叫你名字了。梭子蟹,你的工作和你名字一样好玩吗?”

天啊!谁了收了这个家伙。

梭子祄抓狂,忍耐着回答:“吃播主播,没什么好玩的。”

“吃东西还能赚钱!你简直太天才了。”

“谢谢,我只是能吃,干脆找了这个对口工作。”

陌上星州和梭子祄在这边聊着,其他警员也没空着,分别找围观者了解情况。酱油党们非常积极的向警员描述过程,并给他们看他们拍下的视频。

但视频都是从黑衣人倒地后开始,一开始大家畏惧黑衣人手里的刀,都没敢偷拍。

警员们拿着调查报告,打断了陌上星州和梭子祄的聊天:“需要做下指纹鉴定,证明刀没过你的手。只要证明刀是他自己随身携带,你这边就没什么问题。需要麻烦你也跟我们上一趟警局。”

“他脸上的丝袜总不是我给他戴上的吧!”梭子祄被气笑了,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个黑衣人有问题,为什么他要为自己无罪找证据。

陌上星州宽慰道:“这是小事,只是例行调查。检查指纹对你更有利,可以防止别人事后反咬你一口。”

“放心,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请相信我们。”

陌上星州的态度太好,梭子祄都不好意思再生气,只能同意。他心里还有很多疑惑:黑衣人到底原先目标就是他,还是被他嘲笑后恼羞成怒?有没有同党?有没有后台?

“警官叔叔,我有那人躲在草丛里的视频哦。当时我以为他随地大小便,还发了朋友圈。”

突然冒出三个七八岁的小学生,围着陌上星州叽叽喳喳。

“对啊对啊,我们都看到那个叔叔钻进草丛,好久没出来。”

“我们都以为他在大便,但是怕冤枉他,所以准备等他出来,找到证据,再揭发他!”

陌上星州挨个摸了几个小家伙的脑袋:“你们真厉害,快给叔叔看看。”

“好的。”

“叔叔你看,我拍的最多。”

上一话 下一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加入S站 一起追彩虹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