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龙傲天看对眼后,宇宙为之颤抖!——唯心自由

母星上住着统治整个咕噜文明的贵族阶层,牠们出了问题,整个文明都陷入了混乱。

但是就算是一直对上级百分百服从的咕噜人官兵,这时候,也不会再听自己长官的命令。只要妄图从母星逃离,都会遭到牠们的攻击。

因为牠们的背后,站着亿万需要牠们守护的家人同胞。

试图逃离母星的贵族,不再是牠们的长官,而是要害死同胞的敌人!

在矛盾激化下,咕噜文明政权易主,贵族下台,一群中层军官掌握了统治权。

***

咕噜人母星出问题,政权易主,边境的军队一半回撤镇压贵族势力,没时间再来攻打混乱星域,海盗们欢呼庆幸。

鲁梭这个时候,再次向咕噜人提出,要求牠们送还所有地球遗民,承认地球是属于他的领地,百年内不得入侵地球。

新上任的咕噜人领袖,权衡利弊后,同意了鲁梭的要求。本来牠们就已经准备放弃地球,这个方面损失并不大。比较麻烦的是送还地球遗民,当年高价贩卖,如今要赎回,肯定要大出血。但是再怎么不甘心,牠们也只能选择忍了。

贵族集体被不明生物寄生,让牠们的战力损失了一半,这时不宜再开战。

对于牠们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母星上泛滥的异种。

而且如果送还地球遗民,能彻底让狗皮膏药一样的鲁梭·休斯不再打扰牠们,也算是花钱消灾,牠们真烦透了这只打不死的小强。

双方在星网当众签署协议,鲁梭拿到了他想要的,立刻回去找梭子祄报喜。

那位新任咕噜人首领行事雷厉风行,这边刚签署协议,回头就划出一颗宜居星给原母星的同胞居住,把牠们安置在那养老。

至于原本住在那颗宜居星上的民众,则被打散安排到了其他星球上。

集体搬家后的咕噜贵族,并没有获得自由。牠们只是换了一个居住地,身上的问题并没有被解决。而且新首领和他的支持者们,对他们下了百年禁令,就算牠们被治好,也需要经过一百年的考察期,才能离开这颗暂居星球。

这次鲁梭并没有要咕噜人的命,他控制蒲公英种子吸取了牠们身上的原力,夺走牠们的力量,让他们彻底变成废人后,就收回了这些种子。

所以在咕噜人看来,似乎只要回到母星,就会被神秘物种寄生,但是只要离开母星,奇怪物种就会不药而愈。

但是就算这样,也无人敢再回母星。毕竟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牠们是天生的铜墙铁骨,被寄生过后,竟然都变成了脆皮脆骨,一碰就会破皮流血,一捏就会断手断脚,比以前被牠们瞧不起的哇哇人还要脆弱。

这样还怎么当一个合格的战士,为咕噜而战!

但是母星是牠们的力量源泉,没有母星就无法产生更多的原力者。牠们无法像抛弃地球那样,舍弃自己的母星。

在找不到安全清除异种的方法后,咕噜人首领决定对母星进行一次“死亡净化”,彻底杀死母星上所有物种,以消灭让他们惧怕的“红毛”。

这样一来,至少百年内,牠们都无法再登录母星。处在“死亡净化”状态的母星,就算是牠们也无法生存。

所有咕噜人都支持首领的决定:这是值得的,牠们还有重回母星的希望。

一直关注牠们的梭子祄和鲁梭,对牠们的打算一清二楚。趁着咕噜人开启毁灭武器前,回收了在咕噜星的所有妖藤和大部分蒲公英种子。

剩下的蒲公英种子,他们就留着做试验,看看它们能否扛过这次“死亡危机”。

如果能扛过,活下来的必然会得到进一步提升。对鲁梭实力的提升,会有很大的帮助。说不定未来对付咕噜人,还需要靠它们。

现在他们和咕噜人算是暂时和谈了,但咕噜人拥有亿万人口,地球只剩下百万遗民,未来谁知道会怎样呢。他们能做的,只能是防患于未然。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lger 20瓶;杨柳笑兮 5瓶;乘风而归 3瓶;半条毛毛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3章 昏君和祸水

鲁梭在这次和咕噜人的对峙中虽然赢了,但是他在外界的名声更差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偷偷嘲笑他, 笑他脑子有病, 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地球人。为博君一笑,还把费尽心机从咕噜人那拿到的原力星球作为礼物送给了伴侣, 甚至为了他,趁火打劫,彻底和咕噜人结下死仇。

就连混乱星域的海盗们, 对他也有诸多不满。觉得都是他的一意孤行,差点和咕噜文明真打起来。最后虽然不了了之,但是牠们也没分到任何好处。跟着这样的王,完全没有前途可言。

而作为当事人的鲁梭和梭子祄,根本没想到那么多。他们一直觉得这次能达成目的, 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

大概就是两人行动太隐蔽太成功,以至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在其中发挥的巨大作用,只以为一个是蓝颜祸水,一个是运气炸天。

所以当两人目的达成, 正准备庆贺,意外得知自己二人的名声……那真是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偏偏这事,两人还不能对外说。说了就不只是被骂而已, 估计全星际都要讨伐他们。就连同为地球人的同胞, 也不见得能支持他们。

梭子祄心疼自家恋人, 在他们再次相遇之前,祄祄就已经独自开始行动,目的只是想夺回母星, 把同胞接回而已。

他挑衅咕噜人,企图仿照当初在地球上那样,直接杀死咕噜星上被寄生的所有咕噜人,用数十亿咕噜人的死亡,吓住其他咕噜人,让牠们不得不退兵,并答应他提出的要求。

幸好在祄祄启动最后一步计划前,让他找到了他,有机会阻止祄祄犯蠢。

祄祄那个计划,完全是不计后果的恐怖行动,目的也许能达成一时,但会让所有星际文明排斥他们。他们要的不只是找回所有地球人,而且还要给地球人与其他星际文明,留下一个能友好交流的可能。

“制造恐怖”这种事,悄悄做可以,绝对不能光明正大的来。反正无论谁问起,他们都不会说,就当自己也不知道。在这点上,梭子祄非常有经验。

他无比庆幸,庆幸自己及时到来。如果再晚来一步,在这个世界,祄祄还有立足之地吗?

无论是诸多星际文明,还是地球同胞,都不会接纳一个散播恐怖,制造杀戮的同伴。

海盗们倒是基本不会介意,但是诸多高等文明绝对不会再放任鲁梭活着,如果鲁梭躲在混乱星域,只会让混乱星域彻底走向灭亡。

鲁梭不会真让混乱星域给他陪葬,所以可以想象,如果一切按照计划发生,最终他将彻底成为一个真正的流浪者,连个停留之地都没有。

想到那样的未来,梭子祄就感到心疼,郑重许诺:“过去的我太弱,现在我有足够的底气跟你说‘我已经变强’,强大到可以保护你。以后任何事情,请都和我商量,让我一起分担。”

哎,祄祄做事太过直接,充满了血腥暴力,否则也不会在星际上名声那么差。

他阻止祄祄夺取那些咕噜人的性命,并不是心慈手软,而是他知道这样做,更能让自己处在更大利益团体的一边。

只要那些咕噜人在这次事件结束的时候还活着,即使哪一天他们两个作为幕后黑手暴露了,其他星际文明也不会刻意针对他们,因为他们和咕噜人有仇,他们报复咕噜人理所当然。而如果他们当时用杀死了一整个星球的咕噜人,那么无论他们和咕噜人之间有多大的仇怨,其他星际文明都不会坐视不理。

这道理就类似两家有仇,你可以把人打痛打怕,但是绝对不能把人打死。活着和死了,给旁观者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何况那些咕噜贵族活着,对咕噜文明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牠们失去了力量,失去了曾经的权势,肯定不痛快,还不甘心!牠们会想尽办法给新政权制造麻烦。

反正无论那些人安分也好,不安分也罢,都只会拖累咕噜文明。

鲁梭从小情人眼里看到疼惜的眼神,就觉得牙疼。

明明他比小情人大了二十岁,为什么小情人总觉得他心灵脆弱到需要保护?

他也从没想过公布自己地球人的身份。地球人的身份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负累,是枷锁。他当了这么多年肆意妄为的海盗王,他享受做海盗的乐趣。

而且他和咕噜人多年积累的仇怨,已经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现在咕噜人会暂时服软,不但是因为自身内部问题重重,更因为牠们觉得他是个疯子,无所顾忌,暂时拿他没办法。

等牠们解决了自身内部问题,腾出手来,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

一旦他地球人的身份暴露,咕噜人就会把对他的仇恨会转移到地球遗民身上,更有可能拿地球遗民威胁他。到时候有顾忌的,就不只是咕噜人,他也会束手束脚,所以他早就放弃自己地球人的身份。

不想自家小情人被人说长道短,鲁梭招来陌上,让他适当放出一些消息,控制海盗们的舆论方向。

陌上不是很确定的问他:“大人,您是说要公布梭子祄先生就是‘闪灵’?”

鲁梭点头,自家小情人来自异界,在这个世界没有身份。闪灵的身份,既能给小情人打掩护,还能让别人知道小情人不好惹!谁再说长道短,当心被宰。闪灵可不只擅长躲藏,同样也擅长突袭暗杀。

“可是现在,海盗团中高层,都以为您才是‘闪灵’。”陌上为难道,“没有证据,我说的牠们不会信。”

陌上没说他之前还以为自家大人,是为了替闪灵打掩护,才故意伪装闪灵的能力。

鲁梭心里迷茫,自带恐怖特效的骷髅面孔让他的语气显得非常轻蔑,:“我怎么成闪灵了?我怎么不知道!”

他特意为自己设计了两个身形不同的形象,还尽量不让两个身份使出同一个能力,不就是为了不让人对他的两个身份产生联想吗!

自家大人难道得了失忆症?陌上对鲁梭的记忆力表示怀疑,面上却没有丝毫不敬,只是老实陈述:“您前些天当着我们的面,亲自使用过‘空间穿梭’能力,所以牠们都认定您就是闪灵。”

“咕噜人那边,也曾经接到过地球驻军发过来的求救报告,说您在地球上,使用过‘瞬移’能力。但咕噜人都认定您当时有闪灵相助,才能摧毁牠们的基地。而且您看上了一个地球人,同这个地球人结为伴侣,还要求牠们赎回所有地球遗民送还到地球,正好大家都知道闪灵就是地球遗民,让咕噜人更加坚信,您和梭子祄先生的‘伴侣关系’,其实是为您和闪灵合作作掩饰,目的是给闪灵一个合法身份。”

海盗们的榆木脑袋竟然猜到了真相,咕噜人自作聪明,反而离真相越远,让鲁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咕噜人的猜测虽然错了,却给他找了个好借口。

于是鲁梭故意用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让陌上了解到了另外一个真相:

鲁梭意外被困地球,正好碰到在地球上找咕噜人麻烦的闪灵。两人都看咕噜人不顺眼,就一起合作摧毁了咕噜人在地球的科研基地。有了一次成功合作的基础后,两人的接触开始变得频繁,合作越来越深,直到彻底毁掉咕噜人在地球的据点。在那段共同战斗的日子里,他们渐渐被对方吸引,但是闪灵以‘同胞身陷囹圄,何以为家’拒绝了他,并离他而去。所以他才会一回到混乱星域,就要陌上去寻找闪灵。寻找未果后,又决定帮助地球人重回地球,让恋人无法再拒绝他。

但是闪灵其实一直没离开,看到他的行动后,被他深深感动,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脑补了一场大剧的陌上,差点怀疑人生:我以为是谍战军事片,你却告诉我这是一场狗血恋爱剧!

所以海盗们私下议论是对的?大人确实是冲冠一怒为蓝颜,只不过这个蓝颜不只长得好看,且本事大!

那到底是跟着令人闻风丧胆的残酷暴君好,还是跟着色令智晕的昏君更有前途?

反正前途都很暗淡,他是不是也要像其他海盗一样,赶紧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出路?不然哪天不会被大人作为陪嫁送人吧?

***

梭子祄为了改变所有海盗对自家恋人‘昏君’的印象,决定在混乱星域开展他的运输、储蓄储物、快递等业务。

但在混乱星域,他是外来者,不只是他对这里的人不了解、不信任,这里的人同样不了解、不信任他。

万事开头难,当初他能在地球上推广自己的业务,是借着政府的良好信誉。在这,祄祄的信誉……恐吓威力百分百,让人使用他们的东西,简直跟逼人上断头台一样。

他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吓人的,所以他的业务都停留在了初始阶段。

传送门能瞬间到达目的地?呵呵,开飞车虽然慢一些,也能到达目的地。传送门还是算了,谁愿意把身家性命交到别人手里。

储物箱方便快捷,可以随存随取?海盗们只有抢夺的概念,让他们主动把自己的身家放入别人的空间,呵,骗谁呢!

快递箱秒发秒到?这个可以有,寄个小物件不怕被人偷。那问题又来了,双方都必须拥有妖藤快递箱,现在整个混乱星域,有几个人有?所谓的秒发秒到,又变成了一个理想的空谈。

知道梭子祄的烦恼后,鲁梭把万能管家送到了他面前,关心的劝解:“别累到自己,有事吩咐他去做就行。”

转身对陌上冷酷无情下令:从今天起,你就听从他的命令。

一直担心被当做陪嫁送出的陌上,没想到自己真的被送出了!

他整个人都是麻木的:没想到预感这么快就应验,果然跟着昏君是没有前途的!

梭子祄看到‘熟悉的帮手’,给了恋人感激的拥抱,然后立马把一叠文件塞到陌上怀里:“这些是我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你看下,尽快理出个可行性的章程出来。”

陌上:……这是什么新老板,只给一叠纸,就不能把‘重点’提一遍!

可惜他的新老板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已经高高兴兴拉着他的前老板走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的小绵羊 5瓶;乘风而归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4章 海盗要转行

陌上对新老板的嫌弃,只保持了几分钟, 马上就被文件内描述的种种新事物吸引。

特别是当他亲身体验了一次“传送门”后, 对新老板赚钱的潜力,表示十万分的肯定。

而当新老板告诉他, 只要把它们推广出去,把公司开起来,以后凡是他参与管理的项目, 都给他分5%的红利后,陌上彻底拜倒在了新老板的西装裤下。

至于前老板,那个昏君?有新老板赚钱的本事吗!有新老板大方吗!有跟着新老板有前途吗!

打了鸡血的陌上,顶住前老板死亡视线的压迫,硬是挤入两人世界, 跟梭子祄探讨,做了厚厚一本笔记。

一天后,他把自己的想法归纳总结成三张薄薄的纸:储物指环推广操作流程、快递箱业务推广流程、传送门推广流程。

作为一个合格的管家,他深刻的知道, 要怎么用最简洁明了的语言文字,让老板看到“重点”。

他跟梭子祄提议,最好暂时取消‘储蓄储物公司’项目, 改为销售‘便携储物指环’。

在星际, 需要靠信用支撑的‘储蓄储物公司’, 没有任何一个文明能单独做大。就算是高等文明,牠们也只能在自己文明内部,或者附属文明推广, 更别说他们这些臭名远扬的海盗。你让人存东西,别人只会怀疑这是阴谋。

所以妖藤的‘储蓄储物’能力,暂时只合适在自己集团公司内部使用,方便快速调整资源分配。

储物指环就不一样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算是海盗发明出来的,也不妨碍牠们使用。就说混乱星域,那些有今朝没明天的海盗们,也都会想要一个。对牠们来说,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物品,把所有家当随身携带,能让牠们更有安全感。

现在星际流行使用的是空间压缩箱。一立方大小的压缩箱,压缩后,能变成巴掌大小,但是售价高达五万星际币。星际币是星际联盟联合发行的货币,五万星际币就是五万能源石,这个价格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天价,大概就像地球人想买房,都要奋斗几年几十年。

他们制造一批同等大小的储物指环,卖同样的价格,肯定会被抢疯。因为从储物指环内存取物品,比压缩箱方便多了。而且它比压缩箱更容易随身携带,也更不容易被人偷走。这些小型储物指环还可以售往星际,肯定可以抢占大部分压缩箱的市场。

他们还可以再制造一批二十立方的储物指环,以两百万星币的价格出售,相信那些不差钱的贵族们,都会为它们疯狂。

针对大财团,又可以制造一批容积高达百立方的储物指环,一个一千万星际币,相信同样不会缺少销路。

至于其他星际文明为了保护本土经济抵制储物指环,哈哈,他们混乱星域怕抵制吗?你抵制不让我做生意,我就抢;你好好让我做生意,我就安分守己过日子。

陌上早就想给所有混乱星域无所事事只能惹是生非的海盗们找一条出路,以前没机会,牠们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用于交易。现在机会来了,怎么能放过。

海盗们也一样,难道牠们就真喜欢在刀口过日子?能不用掉脑袋轻松赚到星际币和其他文明换取生活物资,牠们也乐意。不就是以后改一下脾气,好声好气忽悠那些星际居民购买储物指环吗?牠们以前伪装潜入别人飞船的时候,就做得很好。

能活下来躲进混乱星域的海盗,就不可能是废物,不是有过人的身手,就是有自己的关系网,或者能言善辩的嘴。陌上相信,把牠们动员起来,让牠们齐齐出动,储物指环的销路,却对不成问题。

至于海盗们身上背着通缉令,没关系,在A星域被通缉的,就把牠发配到C星域。反正没有一个海盗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所有高等文明都得罪一遍。就连他们的王,不也只被咕噜人通缉吗。

不过背负通缉令,也是个麻烦事,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遣送出境,还是要想办法给牠们弄个身份才行。

快递箱业务和传送门业务,因为涉及到妖藤大量入驻各个星球,会引起当权者的排斥,陌上建议梭子祄暂时放缓这两项业务在星际的推广,只在混乱星域推行。

当然在海盗们去推广储物指环的时候,可以带上妖藤幼苗,在那些星球种下。一来方便牠们存取商品和出售所得的金钱,二来也方便牠们在碰上赏金猎人的时候,随时乘坐传送门逃回最近的据点。

在一个星球上,种植一些妖藤,只要不被当权者注意到,根本不是个事。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说:这是我们混乱星域的‘飞车’,它就是运输速度更快,而且更节能罢了。

而且牠们是去做生意的,租下个院子,或者买下一块地,种一株自己家乡的植物,并不会违反各星球的律法。各星球高度戒备的,都是类似上次闹得咕噜星灭亡的‘繁殖力超强’的物种。对妖藤这种无法自我繁殖,只能靠人工手段增加数目的物种,并不会太过介意。

果然是自己看中的得力助手,所有问题这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甚至还把市场都计划做到星际,梭子祄感到非常欣慰。于是他更加心安理得当甩手掌柜,给了陌上一堆物资,让他去开公司打开路子。

作为老板和技术人才,他只要坐在家里,等着签字,顺便做做手工——不对,是顺便制造傀儡,让傀儡们去做手工,制造储物指环。

在梭子祄当技术宅的时候,鲁梭就穿梭在众多星球之间。

他要把妖藤扩散到每一个星球,这个任务,除了他,就只有小情人能做。小情人现在忙得都没空用肉麻话调侃他,他当然要替小情人分担工作。

他每天陪小情人用完早饭,送小情人去忙,自己就跟晋江要一千五株妖藤,带上它们去别的星球。这些分株都是梭子祄当初刚来这个世界,被关在地底时制造培养的,现在都已经长到十几米长。它们每天积蓄的能量,足以负担一个人跨星系传送一次。

鲁梭就从最近的星球开始,一路开空间窗跳转。每到一个星球,就在偏僻无人的地方,扔下一株妖藤,任由它们生长。居住星的宇宙坐标,在星网上都可以查询,所以他不用担心错过哪一颗星球。

开启空间窗的能源石,他也不用再发愁。晋江的妖藤分株们,每天都有能量结晶产出,只要拿出一部分,就足够他无限制开启星际传送。

但是这些能量非常纯净,对于用惯了能源石的他来说,实在舍不得,所以平时用的还是以前从咕噜人那捞来的那些。再说他这么一颗一颗星球过去,穿梭的距离并不是太远,消耗也不大。回来的时候直接乘坐传送门,更加节省能源。

中午的时候,再去把废寝忘食的小情人拖出来一起用饭,吃完又各自忙活。

如果晚上小情人还是没空,他就继续再来一千五百株。

在星际,原力星球不多,可居住的行星却浩如烟海。只要他愿意,永远都不可能忙完。

***

上一话 下一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加入S站 一起追彩虹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ang的头像-S站 (〃∇〃) 追彩虹的人~-Sad.me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