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龙傲天看对眼后,宇宙为之颤抖!——唯心自由

梭子祄没想到的是,他的威胁起了反作用,蜘蛛发疯一样的攻击门板。

而且蜘蛛的抗药性似乎很高,迷药已经完全影响不到它了。

厚实的房门很快就被它的唾液腐蚀出了一个大洞,眼看着它就要从洞里钻进来。

梭子祄在它把脑袋探进来的时候,用力把手里的匕首扎向对方的脑袋。只听叮铛一下,匕首的刀刃经受不住剧烈碰撞,断裂成两截,落在地上,连对方的皮都没伤到。

梭子祄忙从床上跳下,避开蜘蛛喷出来的毒液。

他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手臂,太硬了,简直和合金墙有的一比。

幸好蜘蛛似乎力气不大,一时没能推开挡着的家具,被堵在洞口。它的个子又矮,横截面还宽,有床和家具挡着,竟进不来。

梭子祄也不敢指望家具能挡住它,那家伙的毒太厉害了,粘到就会被腐蚀。只要给它时间,所有家具估计都会被腐蚀光。

冷兵器不行,梭子祄又拿起电棍。借着床板柜子的遮挡,抽着机会就往蜘蛛身上电。

电火花噼里啪啦一阵响,蜘蛛软倒了一下,竟然马上又站了起来,电棍依旧在卖力工作着,然而毫无作用。梭子祄急忙再次退开,把电棍丢到一边。

他感到绝望,这样刀枪不入,还不怕电击的怪物,真的是能杀死的吗?

他还有机会逃出生天吗?

对方为什么要杀自己?

他的尸体到底有什么用处?

这些问题再梭子祄脑海中一闪而过,马上又被他丢开。想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有坚持战斗下去,才有活的希望。

很快蜘蛛就把门周围一圈清空了,活动空间大增,梭子祄再也无法用短武器抽冷子。

他环视了一圈,没找到可以用的武器,突然看到阳台上方被焊接着的晾衣杆,顿时眼睛一亮,飞奔过去,双手抓住晾衣杆,用力一拉。结果用力过度,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

梭子祄没时间疑惑,焊死的晾衣杆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掰下来,这会他脑子里只有蜘蛛怪。

他迅速爬起来,用晾衣杆穿过家具的缝隙,用力戳蜘蛛的脑袋。晾衣杆戳在蜘蛛身上,发出咚咚的声音,梭子祄被反震的手麻,依然不放弃的坚持刺。

哪怕蜘蛛怪刀枪不入,他依然期待着一丝奇迹:说不定就水滴石穿了呢。

而且他力气大,只要小心一些,别让蜘蛛怪把毒液喷到晾衣杆上,它就进不来。只要坚持住,总能等到救援。

【笨蛋,用意念,切割它】

梭子祄本能的按照脑子里的指示做了,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意念、切割都是什么玩意。紧接着就感到手底下一松,整个人跟着一阵脱力,晕了过去。

‘我怎么了?’

【你只是脱力了】

‘你是谁?’

【未来的你的一段记忆】

‘你是未来的我?’

【算是】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早点出来帮我’

【你胃口变大那天,我就在了】

【是你太弱,一直无法听到我说话。不过总算不是无可救药,偶偶勉强能感应到我】

【刚刚你能力觉醒,我才和你交流上】

‘这一年来,每次我感到危险,是你在示警?’

【是的】

‘我就说嘛,直觉哪有那么灵的。’梭子祄淡定的接受了对方的说法。

虽然两人今天才说上话,但一年前开始,他已经隐隐约约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也确实数次听到脑海里的声音,前几天才刚靠着声音的提示,提早发现了危机。

‘哈哈,那我现在也像蜘蛛女一样,会变身了?’

【不,变身成蜘蛛只是变身系的一种,你觉醒的是意念系的能力】

‘什么是意念系,什么是变身系?’

【我给你大致说一下,让你有个概念】

【所有觉醒了超凡力量的人,都被称为觉醒者,心灵之力是觉醒者的力量基础】

【觉醒者的能力很多,大部分人都是强化系,其他觉醒者能力几乎都不同。所以觉醒者可以分为两大类:强化系和变化系】

【强化系是身体器官上的强化】

【变化系又分为:变身系、意念系、模仿系、光环系】

【变身系是把自己从基因层面变成另外一种生物】

【意念系就是意念外放攻击别人。意念系最难觉醒,不但需要积蓄足够的力量,还要极强的精神刺激】

【光环系能力最特殊,提升很快,很强很诡异,也被称为‘主角力量’。就是很容易失控,反噬自身】

【记住一点,别把自己的能力告诉别人,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们觉醒的力量,我取名为‘完美切割’和‘融合’,属于意念系】

‘融合我大致能理解,完美切割是什么能力?’

【就是把生命体、或者物品分割成很多份,但是不损伤对方生命力、营养物质、材质的能力。也就是你曾经追求的‘传说中的刀工’】

‘……没想到你也会吐槽,未来的我’

【过奖】

斗嘴竟然输了,梭子祄羞愧,忙转移话题:‘那就是蜘蛛碎成很多块了?’

【是的】

‘我的能力这么强?’

【错,是太弱了】

‘这样还弱?’

【用一份力,做十份的事情,才叫强。】

【完美切割这个能力,只要敌人没防备,基本没有防御的可能】

【本来你轻松就能赢她。而现在,你自己晕了,还没杀死对方】

‘什么,它还没死!’

这惊吓,堪比电击,梭子祄瞬间清醒,挣扎着爬起。然后他感到自己手里抓着的东西在动,低头一看,是一团肉块,上面的肉芽正在挪动。

梭子祄被吓了一个激灵,把肉团扔掉。然后他发现自己之前晕倒的地方,还有很多肉块,忙站起来后退了几步。

他实在无法想想象,这样它还能活着。他也终于知道‘不损伤生命力’这个本领,有多变态!

拍恐怖片绝对不愁吓不死人!

幸好他全副武装,不然贴上一身血肉,能恶心的他一天不吃饭。

环视了一圈,房间里已经没有一样完好的家具,全都断成几节。蜘蛛最惨,碎成了百来块。

【如果你想它恢复,就把它拼凑回去】

‘这样它还能复活?’

梭子祄感到咂舌,都碎成几百块了,难道要他拼积木吗?这么恶心,他才不想拼接。

【这不叫复活,它本身就没死。】

【‘完美切割’因为对生命力没有任何伤害,所以只要它的心灵之力不比你强,就无法防御。】

【当然对它来说,被切割后,它也不疼不痒。现在,它只是被你吓傻了】

梭子祄不打算救敌人,找了块床单把所有肉块包在一起,毕竟堆在这里实在太恶心了。

原本梭子祄以为自己的房间会变的非常恶心,但是把肉团聚在一起后,他发现地上一丝血迹都没有。

这个切割能力,竟然不会让血液滴落,太神奇了!

对了,他刚打过电话向陌上星州求救,如果陌上星州一会到了,看到碎成这样的蜘蛛怪,一定会猜测他觉醒的能力。

‘未来的自己’刚刚才说过,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他现在必须阻止陌上星州过来。

想到这,梭子祄又忙找手机。刚刚乱成那样,手机都不知道丢哪了。

找了几分钟,总算在墙角捡回脏兮兮的手机。打开试了下,幸好没坏。上面有多个微信消息提示,都是陌上星州打过来的电话。

之前和蜘蛛怪大战,太过紧张,他几乎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人生无望,现在突然又感受到了人间温暖。

梭子祄立刻反省,觉得自己太对不起陌上星州的关心。对方是个好警员,又有责任心又有正义感,他还老在心里吐槽对方话痨。就算下次吐槽对方话痨,也应该夸‘最可爱的话痨’。

“梭子蟹,你没事吧?”

“谢谢,已经没事了,那只怪物逃跑了。”

“那就好,我大概十分钟后到。”

“不不,不用过来了。我是说,太麻烦你了。我现在安全了,所以不过来也没事。我家里被怪物破坏的一团糟,没办法招待你,改天请你吃饭。”

“没关系,我就快到了,顺便给你搭把手。”

梭子祄急得直摆手,都忘了对方看不到:“真不用了,我请了家政。等房子重新装修好,我请你到我家做客。”

“梭子祄,你之前是骗我的吧?”

“我没有……”

“你心虚了,你果然耍我玩!”

“我不是……”

“你给我看的那个监控,是哪个科幻片里面的吧!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怪物。

梭子祄!亏的我那么担心你,即使心里认为你可能耍我玩,我还是担心你出事!

梭子祄,我是个警员,你要知道,你给我打那种电话,是报假警!

做朋友有你这样的吗……

为什么你们都这样……”

“嘟嘟……嘟嘟……”

【他生气了】

‘他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一句话都插不上’

【但是你确实心虚了】

‘哎,想隐藏自己的能力,是不是很难?’

【不然怎么会被大家总结归类】

‘算了,以后再道歉’

虽然对陌上星州感到很抱歉,但梭子祄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短短几天,生命两次受到威胁,该保守的秘密,必须尽量保守。

把电话丢一边,继续拎着包裹着蜘蛛血肉的床单,把它丢到客厅。

床单散开,梭子祄惊讶的发现,那堆血肉自己粘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奇丑的怪物。

就像一个肉球上面插着八根弯折的杆子,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是蜘蛛。

肉球想站起来,但是它的腿并不是朝一个方向安装,有几条退朝着地面,有几条腿对着天花板。而且它的腿太细了,四条胡乱安装的腿,根本无法支撑整个身体,才站起来就被压趴下。

上一话 下一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