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的房子他成精了——咖啡姜饼

作者:咖啡姜饼

文案:

谷穆最近搬了个新家。

虽然位置偏远,但房子环境很好,房东俊美做菜又好吃,就连房客们也长得好看素质又高。

——什么都好,可惜就是闹鬼。

——不止闹鬼,就连房子自己都成精了。

谷·恐怖写手·穆:“咦,这不是更妙了吗?”

已经是栋成熟房子的鬼屋先生不但会自动清洁房间,自动承包家务,自动投喂一日三餐,还会自动帮忙暖被窝。

谷穆:“我觉得后一项它不需要。”

鬼屋先生:“不,我觉得你很需要。”

谷穆:“???我怀疑你在泡我,但我没有证据!!”

阅读指南:

·“江郎才尽”恐怖小说家受X成了精的闹鬼老房子攻

·轻灵异的轻松小甜饼一枚,不恐怖可以放心跳坑XD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美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穆,元贺思 ┃ 配角:白花花,刘单,福·加尔威 ┃ 其它

==================

第1章 鬼屋的新住户

【标题:理性讨论,古墓这个作者是否已经江郎才尽?】

0L楼主

RT,大家来探讨一下。

1L匿名

你标题都用了“江郎才尽”了,还谈什么理性讨论?

2L匿名

以前我很喜欢古墓的书,每次看都有种被人紧攥心脏,然后推入深潭的绝望、惊悚感。但是现在却感受不到这种可怕的代入感了。

3L匿名

我同意2哥的说法,不过他现在写的书也不算很差吧?而且恐怖写得好的作家太少了,除了他也不知道还能去看谁的。

……

124L匿名

恐怖强推云神,云晖云大大!最新作《背后的眼睛》,绝对吓人好看,超刺激!古墓算什么,他早就过气了!

125L匿名

靠,怎么走哪都能看到云晖的脑残粉拉踩卖安利。

126L匿名

因为古墓已经快两年没有出新书了,现在人气最旺的恐怖家就是云晖了。

127L匿名

那我也忍不了,真当古墓没粉了吗!有本事来撕个痛快!

……

223L管理员

此贴引战,封楼处理。

.

十月深秋,天气已经开始转冷。

但是谷穆提着行李箱走了一路,找到郊区唯一的那栋旧洋楼时,额头上反而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他展开手里写着地址的纸条,确认没找错地方,才摸出兜里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是,我到了,就在大门口。

“嗯,我在这等着。”

他放下手机,仰头打量眼前的建筑:旧式洋楼的设计,两层高,砖混结构。脱了墙皮的围墙上缠绕着稀疏的爬山虎,半红半绿,干瘪的如同糊在墙上的蚊子血。

而这时谷穆注意到院子发锈的铁门上还镶了一块门牌,上面写着建筑的名字:四合院公寓。

一栋洋楼叫四合院?这是什么古怪品位?谷穆心想。

“你就是想要来租房子的谷先生?”

在他盯着门牌发呆的时候,铁门吱呀打开,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我。”谷穆低下头。他不太适应和别人对视,可男人很好看,让他忍不住隔着刘海偷偷瞄上几眼,“你就是房东?”

“对,进来吧,我带你看看房子。”对方冲他笑了笑。

谷穆提着行李箱,跟在对方身后走了进去。

“一楼有厨房和活动室,你可以在这里生火做饭或者去看电视,这算是公共区域,而你们各自的房间都在二楼……”

房东一边介绍一边引着谷穆上楼。木质的楼梯踩上去嘎吱嘎吱响,充满了陈旧的气息。

“左侧走廊尽头是水房,右侧尽头则是公共阳台……二楼五间房,现在只有正对着阳台的西厢房还是空着的。”

“西厢房?”谷穆问。

“对,西厢房。”

“那其他的房间叫什么?”

“正房,耳房,倒座房,东厢房……都已经有主人了。”房东微微笑着,仿佛并不觉得他给一栋老洋楼的房间起这种名称有什么不对。

回想起了大门口那个“四合院公寓”的门牌,谷穆只是咳嗽了一声,没做评价:“我知道了。”

然后他正要跟着房东继续去看看西厢房的环境,忽然余光一扫,察觉左侧那间挂着“耳房”门牌的屋子,房门推开了一条缝,后面悄无声息地猫着一个披着黑衣的男人,似乎一直在偷望他们。

谷穆惊了一下,目光和那人碰撞在一块,就发现这又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年纪二十出头的模样,外国人的脸部轮廓,有一双迷蒙的蓝眼睛,就是皮肤苍白过了头,看上去身体不太健康。

对方冲着谷穆的方向抽了抽高挺的鼻子,拧起眉头嘀咕着:“活的……”

他说话的时候,谷穆注意到他的嘴唇咧开,有两颗略尖的虎牙一晃而过——

“加尔威,”房东顺着谷穆的目光方向,才瞧见那个躲在屋子里面偷望的家伙,“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加尔威缩了缩肩膀,他似乎有些害怕房东。不过谷穆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害怕,明明房东看上去十分和气,方才起脸上的笑容就从没消失过。

“我现在就睡了!”加尔威急忙后退,砰的一声彻底关死了房门。

谷穆没话找话:“他也是这里的住户?好相处吗?”

“好相处的。而且他白天不怎么出门,你不用担心。”

“为什么?”

“好像是有皮肤病,怕光。”房东含糊地说。

两人已经走到西厢房门前,房东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给谷穆看里面的家具摆设。

“每个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可以简单的淋浴,也接了下水管道。衣柜书桌什么都是现成的,你要是带了床单被罩,现在就可以拎包入住。”

谷穆打量了一圈房间,的确就如房东所说,里面常用家具一应俱全,房间打扫的干净明亮,甚至还给铺了一层米色的墙纸。

这让他非常惊喜,因为他在出发前甚至都做好了要住在一个肮脏破旧房间的准备。

“租下这里需要多少钱?”谷穆问。

“唔,给我两百块吧。”房东歪头想了想,“押一付三,包水电费。”

“这个面积的房间,是不是便宜过头了?”谷穆说。

“郊区公寓,还好吧。”

“只是因为郊区吗?”谷穆鼓起勇气,努力让自己抬头和房东对视——他一紧张的时候就变得仿佛在瞪人,而他知道自己瞪人的时候会显得非常有气势。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吗?”房东微笑地问。

“我听说,这个公寓、闹鬼。”谷穆一字一句地说道,同时紧盯着房东的脸色变化。但他失望了,房东什么神情变化都没出现,脸上仍旧是那副迷人的笑容,连唇角勾起的弧度都没有半分的偏差。

“或许是附近的那些调皮鬼传出来的谣言。他们之前来这里‘冒险’被我赶回去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说房子闹鬼。”房东说。

谷穆沉默不语。

房东问:“你害怕闹鬼?”

谷穆回答:“不,我不怕。”

不如说这就是他来这里租房子的真正目的。

“那你还想租这间屋子吗?”房东又问。

“租。”

谷穆当场就掏出了八张红票,递过去。房东拿出两份合同和水性笔,和他一起在上面签了名,这下子西厢房就暂时属于他了。

“我住在正房,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过来找我。”房东临走前和他握手,补充了一句,“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元贺思。”

谷穆:“……”

这个男人到底对四合院有什么执念?!

元贺思走后,谷穆没急着收拾房间,先从行李箱里翻出他的笔记本电脑,插上电源开了机。

自动挂上企鹅后,提示框就疯狂地闪烁起来。

【责编菠菜:日常问候:亲爱的古老师你今天有新书的思路了吗?】

【责编菠菜:古老师?装死不能解决问题哦,有什么烦恼可以尽管跟我谈谈哦!】

【责编菠菜:古老师,关于你的新书,我真的有重大事情要通知你,不要装看不见了,冒泡吧。】

……

【责编菠菜:好吧,看起来真不在……那老师你上线后敲我哦——千万记得敲我哦!!!】

谷穆慢吞吞地敲字回复。

【古墓:我在。】

几乎在他发出去的瞬间,对面就有了回复,快得让谷穆怀疑对方是不是就一直盯着聊天框根本没离开过。

【责编菠菜:老师你终于上线了!我都急死了!】

【责编菠菜:我要跟你说件事,但你先答应我做好心理准备,不要慌不要乱也不准装死下线!】

【古墓:……新书我已经开始打大纲了。】

【责编菠菜:不是催稿的事情,而且你这句话上个月上个星期还有三天前都说过一次!】

【古墓:那是什么,总不会是出版社那边决定跟我解约吧。】

【责编菠菜:……】

盯着这个省略号,谷穆打字的手指颤了颤。半晌,才一下一下地敲着键盘。

【古墓:真的要解约?】

这回换成另一边的回复慢下来。

【责编菠菜:没有,还没到那个地步……不过古墓老师,你已经有两年都没有出任何新书了,主编的意思是,如果在今年年底,还是不能把新书写出来的话……】

【责编菠菜:但是,只要能在年底前把新书交上来,就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古墓老师你放宽心,我相信你可以的!】

谷穆苦笑。

新书要是写出来那么容易,他也不至于会落到让出版社下最后通牒的地步。

【责编菠菜:其实古老师,你一年前不是还给我看过一本新书的大纲吗?为什么不把那本交上来……】

【古墓:那不是让我满意的作品。】

只是单纯的用写作技巧和经验堆积情节,写出来的东西只是看似像模像样的“商品”,而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作品”。

【古墓:如果我写出来的书,不能给予读者最深切的恐惧,那我就完了。勉强续着合约也毫无价值。】

偏偏从两年前,他笔下能写出来的东西,都是这样看似光鲜的废纸。

不,正确来说,应该是他当年拿到第一笔稿费,从老家搬到这个城市后,他就已经渐渐地写不出任何恐惧了。

要为了激发灵感而回老家去吗?

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思考过这个问题,可是一回想起当初毅然离家的时候,父亲那砰砰砸着地面的拐杖和母亲抱着双臂投过来的冷眼,都让他浑身打颤,不敢再想。

“你这个不孝子,我们白养你这么大!写那种不三不四的,还要说离开——你走!我看你能走到哪,你迟早上街要饭!别想我们再管你!”

这尖锐的话语至今还会刺痛他的神经,让他如鲠在喉。

【责编菠菜:那你到底怎么办,现在有新书的思路了?】

【古墓:还没有,但应该马上就有了。我今天刚搬进一个鬼屋找灵感。】

【责编菠菜:鬼屋?这真的能找到灵感吗!】

谷穆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元贺思那张丝毫不变的笑脸,还有耳房里那个长着尖锐虎牙的“皮肤病患者”。

【古墓:能的。】

他有这个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甜饼换换脑子【托腮】

第2章 我是鬼

菠菜没有再发消息过来,大概是去忙了。

谷穆也打开了一个空白文档,正襟安坐地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写不出来,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他冷静地想。

“咚咚咚。”

屋外有人敲门,很是礼貌地只敲了三下。

“谁?”他问。

“是我,谷先生方便开下门吗?”元贺思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谷穆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惊觉自己对着电脑发呆竟然过了快有三个钟头,难怪房间内的光线越来越昏黄。

他站起身去开门:“有事吗?”

元贺思手上托着一小篮鲜红欲滴的草莓:“快到晚饭时间了,我来问问谷先生要不要下来跟我们一起吃。”

“其他住户也一起?”

元贺思张了张嘴,口型像是要说“对”,但最终说得却是:“……不,就我们两个。”

谷穆有些犹豫。

比起社交活动,他更喜欢宅在房间自己待着。虽然他想和元贺思等人多接触接触,看看能不能产生什么灵感,可行为习惯还是一时半会难以改变。

“不了,我现在不饿。”他缓缓摇头。

“好吧,”元贺思遗憾地说,“这篮子草莓你收下吧,是我亲自种的,送你当乔迁礼。”

谷穆想推脱,可对方态度坚定,他就半推半就地收了下来。

上一话 下一话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加入S站 一起追彩虹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